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歸韻 第二十九章 計策


  話說珍珠與白微在客棧化作青年男子,雖然遇上崔領但是并未被認出。兩人怕夜長夢多,遂沒有再回客棧牽走追風和駿風,反正那一角銀子足夠買兩大車草料的,想來那個小店也不敢苛待兩匹馬。

  珍珠與白微來到白衡的外宅與他們匯合,雙方一碰頭才發現何邦并沒有來這里。

  白衡道,“是不是何兄不知道我這個院子?”

  白衡這個院子是他自己花錢買著玩的。白衍雖然不強求他練功讀書,但也是不讓逛歌坊妓院的,更不許他玩鳥斗獸,說這樣會玩物喪志。

  白衡不敢明目張膽的違背白衍的命令,就私下自己置了個院子。閑暇的時候就叫幾個歌姬來唱小曲,要不就是去看看自己養的天馬,還有幾只會模仿人說話的珍鳥,還專門劈了個大池子養錦鯉。

  這院子在北街,四周街坊鄰居大多數是平民百姓之家,也有行走四海的南北商人,雖然人多眼雜,但也是個隱于市的好去處。

  這處庭院除了白衡自己,沒有別人知道。平日負責管理這個院子的管家不知道白衡的身份,只知道是個富家公子。照顧飼養這個院子里的飛禽走獸游魚的仆人更不知道了,他們有的甚至都沒見過白衡。

  珍珠搖頭,“我已經把這里跟哥哥說過了。”想了一瞬又添了一句,“我哥哥肯定自有打算,我們不用擔心他。我們先商量一下,等哥哥回來我們就行動。”

  白微白衡都無異議。趙水更不敢有了。他這一天找了十幾個靠譜的朋友說明了崔家的野心,這十幾個朋友也有親朋好友,這么一算,現在已經有百十來個可用之人了。

  趙水還打聽到,崔家已經放出話來,說城主被匪賊伏擊身亡,運城不可無主,明日便會在議事廳與眾位族長商議新城主的人選。其心思目的昭然若揭。

  白微聽后十分氣憤,“真當我白家無人了,我絕不會讓他就這么輕易上位。”

  白衡也氣的夠嗆,但好歹還有些腦子,“姐姐你的身份不宜再露面了,明日還是我去吧。”

  白微不同意,白衡素來玩世不恭,在運城幾大家族族長心里早就留下不堪大任的印象,他雖然是白家二公子,但威信不足以服眾。

  但白微出面也不合適,崔若樸已經知道她假扮白衍的事了,以前沒挑明是想一石二鳥,既殺了白微又殺了城主。現在白微再假扮白衍出現,崔若樸完全可以當眾揭穿她的身份,再隨便給她按上一個罪名,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白微白衡沒了主意,珍珠靈光一現,“哎呀,我們怎么把大公子忘了,可以讓大公子出面啊。”

  白衡遲疑,“可是大哥還沒醒。”白微也不解,大哥不是命在旦夕,怎么聽珍珠語氣好像大哥有救了?

  珍珠跟白微解釋了一下,雖然他們兄妹二人沒辦法救白御但是薛神醫在古醫書找了一個古方對癥,白御服藥以后已經有好轉了。

  珍珠白微白衡三人來到內室,白御還是在沉睡。珍珠做在床沿,擺出把脈的姿勢。“之前我救治不了大公子,是有些疑團未解,現在我再為公子把脈,看看我猜的有沒有錯。”

  白微白衡對視了一眼,雖然有些不明白,但珍珠的話讓他們有了希望。

  珍珠用靈氣去探測了一番黑氣,果然如珍珠猜測那般,白御離了白府,那黑氣小了很多。

  珍珠由衷的為白御高興,她馬上把這個情況告訴白微白衡,“我現在可以為大公子醫治了,只是時間有些久,你們為我護法,不能讓旁人打擾。”

  白衡白微喜形于色,看來連老天都是站在白家這邊的。珍珠與何邦真是白家的貴人。

  珍珠用靈氣一絲一絲的吸引魔氣,但這速度太慢了,她加大靈氣的輸送想要快點把魔氣都吸收過來。就這么吸收了五條脈絡上的黑氣,珍珠已經滿頭大汗了。

  珍珠這幾日連續動用大量靈氣,現在體內氣血翻涌,她不得不先停下平復靈氣。

  白微看珍珠情形不好,上前關切問道,“怎么了?可是身體不適?”

  珍珠臉色蒼白,露出一抹虛弱的笑容,“我沒事,從昨天到今日一直在趕路,現在只是有些累。”

  白微扶著她,讓珍珠可以靠在她身上,“那你先睡會吧,身體要緊。哥哥的病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珍珠閉目休息了一會,從荷包里掏出一顆智者給的靈藥服下。過了一刻,靈氣得到補充,珍珠這才緩過氣來,臉上也有了血色。

  珍珠稍微好受一點就又開始為白御抽去魔氣,這次珍珠不敢急進了。等珍珠把白御所有經脈上的魔氣都抽到自己體內后,天色已經擦黑了。

  珍珠把靈氣從白御體內抽出,白御發出一聲低微的呻吟聲。白衡靠過來,歡喜道,“大哥這是要醒過來了嗎?”

  珍珠點點頭,“等他醒過來你就讓他活動一下筋骨,他應該可以動了。”

  “真的嗎,大哥真的康復了?”白衡激動的紅了眼眶,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現在白衡真心為白御高興,這幾年的心酸涌上心頭竟然也流淚了。

  白微同樣也為大哥高興,可是她看珍珠臉色極差,就把珍珠扶到椅子上做好,又給她倒了一杯茶。珍珠喝了一口潤了潤喉嚨,“白姑娘,我有些累,先去睡會,等我哥哥回來再叫我。”

  白微關切道,“我看你臉色很不好,要不要叫大夫來看看?”

  珍珠搖頭,眼睛迷蒙著,“我真沒事,就是太累了有些困,麻煩你扶我去廂房,我現在渾身沒有力氣。”

  白微趕緊扶著珍珠去內室的床榻上歇息,又給她抱來一床新被子。等她給珍珠蓋好被子,珍珠已經沉睡過去。白微把你珍珠把鞋子脫掉,又給她掖了掖被角,這才離開。

  這間屋子里白御已經醒了過來,現在正在白衡的幫助下坐起身。白微看到大哥醒來,喜極而泣,叫了一聲“大哥”就開始哭。

  白御艱難的抬起胳膊摸了摸白微的發頂,“傻丫頭,哭什么?”

  白微緊緊握著白御的右手,“大哥,你能動了?”

  白御點點頭,他現在還有些虛弱,肌肉這兩年沒有活動過也有些無力,但這些都只是一時的。他一定會恢復成原先身壯能射虎的時候。

  白微哭的不能自已,白衡也偷偷抹淚,白御知道弟妹都是為自己高興,出聲安慰他們,“好了,都不是小孩子了,還這么愛哭鼻子。被娘看到又要說我沒照顧好你們。怎么沒有看到娘親?”

  提到白章氏,白衡白微漸漸收聲,兩人對視一眼,都沒敢看白御,也沒想好要怎么說。

  白御察覺到了,“怎么了?可是娘親為我操心病倒了?”說著就要起身,“你們不用瞞我,我扶我去看看娘親。娘親看到我康復心一寬病就好了。”

  白衡攔著沒讓白御下床,白御這才發現,這根本不是他的海川院。他心下有異,拉下臉來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我們為什么在這?娘親呢?”

  白衡側著頭不敢看白御,白微也低著頭。白御的眼光在他們二人身上逡巡了一圈,手指著白微說道,“微微你來說。”

  白微頂著白御嚴厲的目光,不敢隱瞞,把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這么說,娘親現在下落不明都是因為崔世叔?”

  白衡點頭,接著說道,“肯定是那個老賊,昨晚上他親口承認的。”

  白御沉吟了一瞬,“那母親應該沒有性命危險。”

  白衡白微贊同,“崔老賊還要留著母親來逼我們就范,肯定不會傷害母親。我是怕母親過于擔心我們做出傻事。”

  白御知道崔若樸不是因為這個,但他也沒有反駁白微。“何公子與珍珠姑娘呢?”

  白微擦了擦眼淚,“何公子不知去哪了?他那人很有本事,應該自有主意。珍珠姑娘為你治療后太過勞累,已經歇下了。”

  白御有心去看看珍珠,但珍珠既然歇下了就不方便了,等明日再去謝她吧。

  白御又詢問了一些情況,心里有了計較,現在只等何邦回來再計劃下一步的行動。

  月至中天,何邦才翻墻回到院子。白御白衡白微都沒睡,一直在等他。何邦露面的那一瞬間,白微首先起身去迎向他,“何公子你去哪里了?”

  “沒什么,去見了一個人。”何邦掃視了一圈,沒看到珍珠,“珍珠呢?”

  “珍珠姑娘說有些累,已經睡下了。”

  何邦想去看看珍珠,這時白衡扶著白御出來了。白御向何邦行了一個大禮,“多謝何兄出手相助,不然恐怕沒有我們骨肉相聚的這一日了。”

  何邦直言,“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天不亡白家,不是我也會有別人相助。大公子不比如此客氣。”

  白御邀請何邦進屋詳談,何邦也只好壓下去看珍珠的念頭去他商量一下明天崔若樸推選新城主的事。

  何邦剛才去找了李大,那個侍弄白家花草的工匠。黑衣人給珍珠留話道,有事可以找李大,何邦今日就是奔著黑衣人去的。他早就想會會這個黑衣人了,看看他是各方神圣,竟玩弄人命于鼓掌之上。


重要聲明:小說“歸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2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