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幸存者之真相 二十三


  張棟一直在向吳識他們這邊觀望,看到張幕又上來了,讓韓雪停止鳴笛,趕緊跑過來問出了什么事,張幕把剛才下去的時候發生的事情說了。

  張棟說:“你這不是傻么?你先拉住繩子用墻壁支撐身體啊,然后腳一點點的向下走,等到沒有墻壁了,用腿夾住繩子下滑不就行了?老吳說用繩子過去,我以為你們會呢,要不是你現在力氣比常人大了好幾倍,我也不敢讓你直接這么干的。這不是正常人能完成的,咱們現在沒有什么好的設備和條件,只能如此了。”

  張幕拉住繩子,再次站到了高速路上,這次他沒有貿然下去,而是按吳識說的,先用繩子量出自己的身高后,將這一部分的繩子放在邊上,并將量好身高后的結點位置在腳上纏繞了兩圈,之后將頭部結點處的繩子抱在懷里,用張棟交的方法,腳做支撐點,開始向下攀。

  張幕不敢向下看,雖然車輛再次鳴笛,但是喪尸已經擁堵到無法前進,因此下面滿滿的喪尸,況且又高,所以張幕不敢向下看,一直是目視前方的。

  一開始向下的速度比較慢,逐漸適應后,張幕開始加快速度,當離開水泥壁之后,一只手拉著從上面下來的繩子,另一只手在胸前慢慢放,等于在腳部做了一個循環圈,逐漸的,張幕落到了離地面三米左右的位置,便開始用力蕩繩子。

  起初蕩動繩子時,幅度是非常小的,逐漸的,幅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終于,蕩動的幅度的最遠處已經超過大院門衛室院內的房檐了,于是開始一點點的放松繩子,在又一次的蕩動中,張棟的腳部接觸到門衛室的屋頂后,隨著慣性跑了幾步后,停了下來。

  吳識看到張幕到達了門衛室屋頂,便問張幕,院內的情況怎么樣,張幕張望了一下,沒見到喪尸,對吳識喊道:“我拉著繩子,你拿什么東西滑下來吧,像我剛才那樣你下不來,太費勁了。”

  “這么高我滑下去,你知道力度有多大?我怕你接不住我。”吳識喊道。

  “相信我,趕緊下來,院子里現在什么都沒有。”張幕喊道。

  “有些地方的窗戶我看不見,所有窗戶都是完好的么?”吳識問道。

  張幕再次確認之后,說:“沒有碎的窗戶,快下來。”

  說完之后張幕用力拉住繩子,繩子被拉得筆直,吳識看到這個高度有些眼暈,鼓足勇氣之后,雙手拿了一根車內不知道干嘛用的鐵棍架在繩子上,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跳了下去。

  跳下的一瞬間的力度,讓吳識差點沒拿穩鐵棍,如果滑落,那必死無疑,因此用出了吃奶的力氣也要抓穩鐵棍,前后不過十幾秒,吳識雙目緊閉,感覺撞到張幕身上了,這一下的撞擊讓吳識覺得內臟都要從嘴里噴出來了。

  睜開眼睛看到張幕穩穩的頂住了他,終于安心了。

  咳嗽著對張幕說:“我這是在玩命,剛才鐵棍差點脫手,撞在你身上的時候,感覺肺自都要撞出來了。”

  張幕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事,說著:“剛才你向下來的時候我不是在靠外的屋頂邊緣么?看你快到了,我往后跑,幫你減力了,我也知道這是在玩命,沒辦法啊,現在就是這么個情況。”

  吳識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還是覺得胸骨有點疼,但是能忍耐了,便示意張幕兩人開始行動,從屋頂向西面走,西面有個自行車棚,兩人跳到自行車棚上滑了下去。

  下到院子后,兩人都有點發傻,只知道站崗的有槍,但是近來之后不知道從哪找起。

  吳識看到院內停著一樣非常老舊的吉普車,車牌子是軍車車牌,頓時來了精神,對張幕說:“你看這車和車牌,里面肯定有槍。”

  張幕聽著吳識說話,向車門走去,車窗滿是灰塵,看不清里面有什么。張幕對吳識打了個眼色,示意他別說話,手里拿出放在腰間的西瓜刀,便拉開了車門。

  打開車門的瞬間,張幕看到一個人向他撲來,急忙后退,那人便從車里撲在了地上,緩慢的爬了起來,張幕確認那人沒有瞳孔后,一刀劈了下去,這次張幕的劈砍的技術明顯已經高于在韓雪家向外沖的時候了。

  一刀劈在喪尸的頭部正中,劈中后張幕將手上地力度向右用力,將喪尸托到在地,一劈一拖后,喪尸的頭部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刀沒有卡在喪尸的顱骨里,張幕抽出了刀,姿勢一氣呵成,完成的行云流水。

  吳識看到張幕殺喪尸有些吃驚,不明白張幕為何如此厲害了,便問道:“你這也太厲害了吧,怎么想到的?”

  張幕收回西瓜刀后說:“上次砍喪尸的時候我就發現,喪尸的顱骨太硬了,砍上去即便是劈開一些,也會把刀卡住,所以我就想,有一只喪尸不是被西瓜刀砸在腦袋上頭骨凹陷了么?我要是斜著劈肯定也不可能劈掉半個腦袋,所以就想到,先劈然后往別的方向按下去,這樣刀就不會卡在頭骨里了,不過這招只能殺單個的喪尸用,兩只以上就危險了。”

  張幕解釋著,言語間臉色開始發白,嘴唇幾乎沒有血色,虛弱的靠在后面的墻壁上,癱坐在地上。

  吳識見此趕忙沖上去查看張幕的狀況,手剛剛扶在張幕的肩膀上,張幕慘哼了一聲,想要躲開,但是只是有一些些許的動作便停止了。

  “你咋地了?剛剛還好好的,怎么突然這樣了?”吳識著急的問道。

  張幕努力的做了幾次深呼吸,才開口道:“之前帶老張他們上卡車的時候我用過一些力氣,那時候因為緊張,加上開車,沒怎么在意,昨晚睡覺的時候感覺身上有些疼,像針扎一樣。今早就好了,像啥事都沒有似得。剛才卸輪胎之后又開始了,因為你說時間緊,怕喪尸上來,我也沒顧上,攀繩子,帶你下來,殺喪尸,感覺力氣用盡了,接著肌肉就像是被撕開了似得疼,現在說話都震得渾身疼。”

  吳識看著虛弱的張幕,不知道該怎么辦,下來的時候本以為很快就能拿到槍,趕回去,結果現在張幕出了問題,使得原本的計劃被打亂,現在最幸運的是門外的喪尸雖然被它們下來時吸引了注意力,但是因為過于擁堵,沒有回旋余地,并沒有沖擊大院的大門的事情發生,而且院子內僅有的一只喪尸已經被張幕殺死,吳識暫時是不擔心被攻擊,但是比較擔心張幕的狀況。

  跑到舊吉普車內,翻找了一圈,發現車內后座居然堆著幾箱應急的飲用水和壓縮食物,趕忙拿著水和食物回到張幕身邊,給張幕喂水。

  一瓶水被張幕緩慢的喝完后,張幕努力的睜著眼睛說需要睡一下,吳識還沒回話,張幕的意識已經模糊,昏昏睡去。

  當張幕昏睡過去時,吳識是恐懼的,現在任何突發的變化都會讓吳識感到恐懼,對喪尸危機極少的信息讓他擔憂,擔心任何意外后身邊的親人會尸變。趕忙伸手探了一下張幕的鼻息,見張幕呼吸均勻,看似并無大礙,警惕了幾分鐘后,逐漸的放松下來。

  張幕昏迷著,吳識除了戒備之外無事可做,便向被殺掉的喪尸看去。喪尸的衣著是很普通的皮夾克和牛仔褲,腳上穿著一雙軍靴。被殺死時右側倒地,吳識便將喪尸的前后都看了個遍,希望能知道他是誰,為什么會在軍車里,而且看物資來說,他是有意識的做好準備要逃走的樣子,沒想到車都沒發動便尸變了。

  觀望了許久后,吳識發現喪尸左側腰部有個不自然的隆起,做了好幾次心理建設,終于提起勇氣走到了喪尸身邊,用西瓜刀的刀刃頂住喪尸身上的皮夾克拉鏈向下推,拉鏈打開后,用刀掀起衣服的一角時,吳識驚喜的發現,喪尸身上有配槍,對于槍械毫無認識的吳識,只知道那是一把手槍。

  雖然能確定喪尸已經死了,但吳識還是一邊提防著喪尸有動作,一邊狀著膽子去拿手槍,沒有任何意外,手槍被吳識拿在手里。

  冰冷而沉甸甸的手槍讓膽小的吳識認為找到了生存的希望,興奮的不能自擬,趕忙跑到張幕身邊,對昏迷的張幕說:“槍,找到了,土豆子,找到槍了,咱們一定能打破蓄水池,將喪尸沖散,然后借機逃跑的。”

  吳識的聲音細微,在安靜的大院內,吳識自己一個人,雖然極其興奮,但是還是不敢發出很大的聲音。

  當吳識發現這一點的時候,突然間意識到自己變得非常怯懦,而且越發膽小,在黑暗中陪張棟去救人、獨自開車引喪尸、找到卡車回去接應,種種事情時的勇氣居然消失了,吳識變得膽小如鼠,豪氣盡失。

  意識到這一點后,吳識想要大聲說話,可是張開嘴后又不知道說什么,正在尷尬中,張幕長長的喻了一口氣,清醒了。


重要聲明:小說“幸存者之真相”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2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