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獨寵天才小嬌妻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三人行


  顏家大院,雖已進入深秋,但此時大院里的松柏依然蒼翠欲滴,蒼勁有力充滿生機盎然。這跟外面枯黃的楓葉截然相反。落葉知秋,院外早已蕭條,院內卻如春色般,即便月季都四季常開,五顏六色,爭相斗艷。

  那人就站在院內,對著她的房間孜孜不倦抬頭。而她就在房內,看著那消瘦的身影隱隱作痛。什么時候他們連見面都成了奢侈。

  他在外,她在內,仿佛隔著千山萬水只能遙遙相望。

  兩兩對視的那一刻,他是驚喜的,因為他看到了不曾有的情意!她應該恢復了記憶,要不然不會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仿佛從遙遠的地方遠道而來,只為匆匆一瞥,藏著千言萬語,全在那雙眼里,如化不開的濃霧,煙雨朦朧,看得他心潮澎湃,多想擁她入懷。

  對她說,他就在這里,等著他!

  顏輕風覺得自己失態了,那控制不住的感情來的兇猛而激烈,似要破土而出,奔向遠方,投入那人的懷里,訴說衷腸。

  來者是客,再說他對顏家有恩,爺爺不可能不見他。她就知道他會進來的,她只想遠遠地看一眼,那就知足了,往事已成遺憾,即便他還在原地,可她已經回不去了。

  她看著他慢慢地移近,兩人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他就在下面,只要她走出陽臺就能更加靠近他。

  可是她卻膽怯了,因為不能!有些感情只能深埋在心底深處,永不翻身。他們度過了最美好的時光,卻埋葬了激情的年華,注定不可能的事,又何必給他希望!

  “風……”他在下面輕輕地呼喚了一聲,綿遠流長,通過風傳入她的耳里,纏綿惆悵,似有化不開的哀傷縈繞周圍,滴入她的心湖,泛起一道漣漪。

  “我們會好起來的!”他知道她聽得到,他知道她會懂的。他那么有信心兩人會在一起,她一定要振作起來。

  “何苦呢!你不該來!”不該幫助顏家,而使自己受制于人,不該出現在她的面前,她都做好了孤獨的準備,明明只有二十幾歲,可她覺得自己很累,身心疲憊。

  有些事經不起再一次折騰,如今阻礙更多了,總有斬不完的荊棘,她突然不想拖累他了。

  “不!我該早點出現的!對不起……”哪怕是背靠背他都懂得她的心思,哪怕閉著眼睛他都能感覺到她的情意,只不過多了份穩重。

  不再像以前那般毫無顧忌相親相愛,因為她有枷鎖,而他要做的就是劈開這道枷鎖,讓她自由飛翔,翱翔天空。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如斷了翅膀的天使,任人宰割。

  “你走吧,不要再來了!”她閉著眼睛背過身去,她希望她的狠心換來他的安寧,不能讓他再執迷不悟下去,從而做出瘋狂的事。

  不能因為她而毀了他!她可以珍藏那份珍貴的友誼,直至老去。

  “你是不是還在怪我?”怪他不夠堅定,怪他不夠勇敢,怪他放開了她的手!他苦笑喃喃自語:“是啊,怎么能不怪呢!”

  誰在水深火熱之中苦苦掙扎,又是誰眼睜睜看著她泥足深陷而不施援手!都是他啊。

  “我沒怪你!”要怪只怪命運作祟!可她已經看淡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又何必苦苦執著?原以為兩人相見會悲啼不公,可是她現在內心卻平靜的逐漸撫平那道漣漪。

  兩行清淚潸然而下,那是對過去的告別,而不是抱怨命運的不公。她已經放下執念,也希望他能放下執念。

  可是現在顯然他在鉆牛角尖,把自己逼近了死胡同。

  “阿黎……”這大概是她最后一次如此親昵地稱呼他了吧:“放下過去,好好生活,這才是你應有的未來!”

  如果說他們的愛情如血肉早已融入骨髓,那么現在她就要抽離出來,哪怕血肉模糊都要剔除出去,這也是為他好。

  她希望他懂!可顯然他并不想:“不!我的未來如果沒有你,那還有什么意思!”

  他終于等到一個機會,現在她讓他放棄?這不是他的風,他的風不會這么說,不會推開他的。他想問把他的風丟哪兒了,可是他不敢。

  “這兩年我過得一點都不好!”他多想擁她入懷,讓她知道他的心意。她一定在哭泣!而他卻無能為力,他覺得自己很沒用。

  說好讓她只有笑容,結果卻帶來痛苦。

  雖然有那個人的原因,但他就沒有錯嗎?他想他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我知道,所以你要對自己好一點!”他們的感情現在成了鏡花水月,再也無法圓滿,所以那就這樣吧,有時候遺憾也是一種財富。

  他們已經擁有過了,那就不算遺憾!

  她不走他是不會離開的,所以當她離開房間的時候,走廊已經沒有那兩只的身影。不過人已經在樓下的沙發上,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她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偷聽,剛才她房間的門是開著的,不過也無所謂,又不是雞鳴狗盜背著丈夫偷人,她都能如此光明正大說幾句話,如果還被誤解,那她無話可說。再說她也不想證明什么!

  既然她都不在意,又何必顧及旁人的目光?

  顏輕風站在走廊上,她看著宮黎出現在門口,而后步伐穩健地朝他們走去,只是當他站在沙發前的時候,他朝上面望了一眼!

  顏澤書順著他的目光看到顏輕風面色平靜地站在樓上,雖然眼睛看下面,但并沒有看向宮黎!他摸了摸鼻子坐了回去,只是宮黎這廝那什么表情,什么眼神,人家老公就坐在這里,他就開始勾引他妹?

  這明目張膽的也太大膽了。他又瞄了眼慕東流,這廝還真沉得住氣!自家老婆都快要被別人拐跑了,他還那么淡定打不動坐在那里。

  連個眼皮都不掀一下!

  裝!心里指不定早已如熱鍋上螞蟻,忐忑難安!

  “好久不見!”身為這屋的主人,顏澤書硬著頭皮跟坐在他對面的宮黎打招呼。丫的,輕風這丫頭惹的風流事,竟然讓他這個哥哥夾在中間,左右不是人。

  “今天怎么有這份閑情在家?”宮黎倒是一點都不覺得違和,反而調侃起他。若不是那個意外,此時他已經是他的大舅子。

  不過自始至終他都沒看邊上的那個人。而那個人同樣也沒施舍一眼。兩人都當對方是空氣,明明是表兄弟,卻連陌生人都不如。

  “咳咳,這怎么說呢,大概這段日子行情下降了吧!現在的女人都不喜歡錢了,反而喜歡小鮮肉!”他倒是聊得開,以前和宮黎相處的還不錯,再加上他和他又沒有什么恩怨,不看僧面看佛面,到底是丫頭的哥哥,又怎么可能給個冷臉。

  更何況如果以后他和顏輕風重新在一起,那么顏澤書這個哥哥就非常重要。

  “你這意思你已經老了?”他笑得如沐春風,如果只有他們兩個人的話,那氣氛還是不錯的,可是邊上還有尊大神,不過顏澤書才不會顧及大神的感受。

  大神自有打算,可不是他這種小人物能揣摩的。這定性看來他還是望塵莫及!難怪會搶得到手,以前的宮黎實在太嫩了,好歹他也是練出來的,可是宮黎經歷的太少,這次吃了大虧。不過現在依然不是他的對手!

  他老妹都成熟了不少,若是以前恐怕早就跑下來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淡定地站在上面看戲,反而成了吃瓜群眾,而他這個無辜者也被帶進坑里。

  三人之中顏澤書年紀最大,宮黎年齡最小,所以這對他一點壓力都沒有。

  “不服老不行啊!我們都已經老了!哪像我妹,還這么年輕!”顏澤書把那兩人都帶進去,他也大不了他們幾歲,不過他就是要膈應這兩人。

  不讓他好過,他也不讓他們好受。

  宮黎哪里不知道顏澤書變相罵他們。顏輕風還年輕,而他們已經老了!現在的女人都喜歡小鮮肉,那么是不是意味著她也喜歡年輕的?

  事實他比她也只大三歲而已!至于另一個,確實老了!他有年齡上的優勢。

  “你這意思我老牛吃嫩草?”慕東流掀了下眼皮,只是一眼差點嚇得顏澤書腿軟!這什么眼神,比吃人還恐怖!

  他有說錯嗎?大概是他聽錯了吧,他又沒說他!他只是和宮黎瞎聊,關他何事!

  顏澤書覺得自己很冤枉:“我可什么都沒說!”他又沒有指名道姓,就是死不承認,他也無可奈何。

  老妹,瞧你嫁的什么男人,眼神有殺氣!他怎么不殺上去!在這里找替死鬼,怎么不找宮黎,就他好欺負!

  顏澤書委屈地朝上看了一眼,他容易嗎,他要補償,要不然對不起他這個大舅子的稱呼。不都是大妹夫討好大舅子的嗎,怎么到了他這里全反了,好像他做錯事,戰戰兢兢生怕人家一個怒火就滅了他!

  結果顏輕風直接給他一個活該的眼神,誰讓他自作聰明,他以為他是上帝嗎?還想調和氣氛?他怎么不上天,自以為是。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平時都不見他身影,讓他看笑話,結果被人家笑話,活該!


重要聲明:小說“獨寵天才小嬌妻”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2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