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 224 她的容貌……自然是極丑的


  冥王府。

  涼亭。

  祁柏從夜幽宸的手腕上撤回了手,捋了捋胡須疑惑地說了一聲“奇怪……”

  夜幽宸眼神微閃,放下了手腕處的袖子笑道“師父因何事疑問?”

  祁柏抬頭看了一眼夜幽宸,皺了皺眉頭說道“阿宸,你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夜幽宸搖頭,低聲吐出兩個字“未曾。”

  “那……有沒有胸悶氣短,或是內力被壓制的感覺?”祁柏又問。

  夜幽宸笑了笑,不語,然后對著涼亭外十米左右的一棵樹輕輕彈了彈右手的拇指和中指。

  只聽“咔嚓”一聲,一根成年男子拇指粗細的樹枝應聲而斷。

  祁柏吃了一驚,“沒有實物,御氣凌人……阿宸,距離你下一次毒發已經沒有幾日了,按說你的身體該是一日比一日弱才是,可是你的內力,幾乎跟你鼎盛時期差不了多少了!”

  夜幽宸謙虛地點頭,然后低頭笑道“這些都是師父的功勞。”

  “不應該啊……”祁柏疑惑地在石凳上坐了下來,“上個月你擅自離京去了梓州,還私自壓制內力,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師父!師兄的身子見好,咱們該高興才是啊!”蝶衣的聲音從涼亭下方傳來,夜幽宸抬眼看了一眼蝶衣,隨后低下了頭。

  今日的蝶衣依舊是一身繡著彩蝶的淡雅紗裙,妝容精致,淺笑嫣嫣,手里還端著一個托盤。

  “師父,師兄——”她走上涼亭,跟祁柏和夜幽宸打了聲招呼,然后將手里的托盤放在了石桌之上。

  “聽無名說師兄早膳只喝了些粥,恐師兄腹中饑餓,我便去廚房親手做了些小點心,師兄嘗嘗吧。”蝶衣笑著對夜幽宸說道。

  “師妹有心了。”夜幽宸微微點了點頭,卻并不動手。

  祁柏看了一眼漫不經心的夜幽宸,再看一眼滿臉期待的蝶衣,心中嘆了一口氣,然后從托盤上拿起一塊梅花糕塞入口中。

  “唔——味道好極了,阿宸要不要嘗嘗?”祁柏對夜幽宸問道。

  “不用了師父,徒兒不餓。”夜幽宸說道。

  蝶衣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滯,巧妙地轉移了話題“對了,方才聽師父說起師兄的病情漸好,是不是意味著師兄身上的毒已經可以壓制住了?”

  祁柏搖搖頭“這種情況已經脫離了掌控,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他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夜幽宸,又問了一遍“阿宸,你確定除了為師開的那些藥之外,沒有再服用過其他藥物嗎?”

  夜幽宸始終沒有抬頭,一直低著頭把玩著手里的一串佛珠,點了點頭“未曾。”

  “這就奇了怪了……”祁柏捋了捋胡須,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抬起頭來“對了阿宸,為師給你的那把三棱刺呢?”

  夜幽宸終于抬起頭來,“三棱刺……自然是收在庫房了,師父為何忽然問起三棱刺了?”

  “阿宸,為師為了讓你每月去死牢里取那些死囚犯的鮮血續命,所以才給你打造了這把三棱刺,可是你卻一直抗拒那些鮮血,為師便再沒強求……”

  夜幽宸把玩著佛珠的手指微微一停,并未答話,臉上的淡笑也一直沒有消失。

  “為師給你列出了條件,要你去尋找的那個人,你同樣也是不著急,所以為師便也沒再強求,就當一切隨緣……”祁柏又說。

  夜幽宸“嗯”了一聲,還是沒有說話。

  “為師只有一個要求,你若是想做什么事,最好是告訴師父,畢竟你這條命,不只是你自己的,你明白嗎?”祁柏說道。

  夜幽宸抬起頭看了祁柏一眼,瑤瑤頭說道“師父恕罪,您說了這么多,徒兒還是不明白師父為何會提起三棱刺。”

  祁柏瞪了夜幽宸一眼,“你明知故問!”

  夜幽宸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師父,徒兒沒有明知故問,是您說的不明不白。”

  “是啊師父,我也沒聽清楚您的意思呢,”蝶衣也笑,“您的意思,究竟是希望師兄聽您的吩咐繼續取血,還是不聽您的吩咐呢?”

  祁柏“哼哼”了兩聲,忽然湊到了夜幽宸的面前“阿宸,你告訴為師,那蘇家大小姐手腕上的傷,是不是你弄的?一個死囚犯的血你尚且不忍心,她那么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家,你又如何下得了手?”

  夜幽宸猛地抬頭,猶豫了半響才說“師父……見過她手腕上的傷?”

  祁柏點頭“沒錯!三棱刺是為師親手打造,如何能瞞得了我?你上個月去了梓州,而她也是從梓州來的,你們之前見過,是也不是?”

  夜幽宸點點頭笑了笑,然后扯了個謊“是……見她的那日,徒兒正好毒發,眼看便不可控制,她又碰巧闖入,徒兒唯恐被她看到真面目,所以……”

  “所以你便只告訴她你姓夜,而那丫頭卻自作聰明地當成了另外那個葉子的葉?”祁柏瞪了夜幽宸一眼,“你啊你,辦了壞事還還非得告訴人家姓氏,你是唯恐人家不來尋仇是怎么地?”

  夜幽宸眼神一閃,沒有搭話,倒是身邊的蝶衣有些疑惑地問道“師父的意思是說……師兄之前跟那蘇大小姐就已經認識了?那師兄可見過蘇大小姐的真實模樣?是否真如傳聞所言?”

  “她的容貌……自然是極丑的。”夜幽宸低聲說道,腦海中忽然浮現出蘇傾城那張巴掌大的絕色小臉來,還有那雙倔強不服輸的眼睛,想著想著,便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

  “過去的事就過去了!”祁柏煩躁地擺了擺手,“今后你再見了那丫頭,可不許再傷害她了。”

  祁柏此言一出,不只是蝶衣,就連夜幽宸也吃了一驚。

  祁柏看了一眼兩人臉上的疑惑,站起身來說道“那丫頭的娘,是為師十多年前的忘年交……她跟她娘一樣,都是古靈精怪的丫頭,那一年,為師跟她娘打賭輸了,答應了許給她一個條件,可是她后來死了,這么些年過去了,那個條件卻遲遲沒有兌現……”

  祁柏嘆了一口氣“我跟蘇家那丫頭甚是投緣,她娘的那個條件,就兌現在她身上吧……而且,為師已經答應了給她治臉。”

  “治臉?”夜幽宸挑了挑眉梢,不置可否地微微笑了笑。


重要聲明:小說“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2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