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 173 不請自來的冥王殿下


  “怎么了?”素錦關好蘇傾城臥房的門走了過去。

  “素錦姑姑。”看到素錦出來,桃紅和春花稍稍松了一口氣,桃紅看了一眼春花說道“小姐剛剛睡下,你跟素錦姑姑說說吧,讓她拿拿主意。”

  春花點點頭,迎著素錦走上前來“素錦姑姑,小姐吩咐我送到冥王府的那壇酒,出了些波折。”

  “梨花釀怎么了?”素錦心中一緊,“沒有送到嗎?”

  若是沒有送到冥王府,那她們可就失信于祁山老人了。

  “素錦姑姑莫慌,倒也不是沒送到,只是送到的時間晚了些。”春花說道。

  “奴婢去找了門房的蘇三,請他幫忙去冥王府跑一趟,冥王府距離相府不算遠,可是那蘇三卻回來的很晚,奴婢方才去問他原因,蘇三說他剛一出府門便被夫人的人給攔下了,奴婢前腳回了梨苑,蘇三后腳便被帶到了倚蘭院。”

  “然后呢?”素錦皺了皺眉頭問道。

  “夫人問了他事情的來龍去脈,蘇三便如實說了,說小姐讓他去冥王府送酒,夫人又問送的什么酒,是送給誰的,這些事蘇三都不知道,便沒有告訴夫人。”春花說道。

  “那蘇三手上的那壇梨花釀呢?韓氏有沒有動過?”素錦關心的是那壺梨花釀,若是被韓氏起了壞心換掉,那祁山老人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素錦姑姑別擔心,那梨花釀一直在蘇三的手上捧著,夫人沒讓人動,不僅如此,她還讓蘇三趕緊將酒送到,路上一刻也不許耽擱,只不過,夫人交代了蘇三幾句話。”春花又說。

  “什么話?”素錦又問。

  “蘇三說,夫人讓他到了冥王府以后,對冥王府的人說這酒是丞相夫人送的,不能讓他提小季節的名字。”春花有些憤憤不平,“夫人這明擺著就是想搶功勞嘛!那壺梨花釀,明明就是從咱們梨苑挖出來的,她卻將小姐晾在了一邊。”

  “我知道了……”素錦低頭沉吟了一番,逐漸回過了神。

  祁山老人是冥王的師父,整個郯城的人都知道祁老住進了冥王府,而祁山老人好酒一事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那韓氏定是從那壇酒上推算出來了酒的去向,所以才交代蘇三說是她送的,為的就是能在祁山老人和冥王面前博得一個好感。

  畢竟,能和聞名天下的祁山老人扯上關系,是人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

  素錦冷笑了兩聲,還好,韓氏并未在那壇梨花釀上動心思,不過……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抬頭對著桃紅和春花二人問道“韓氏不會無緣無故地就將蘇三攔住,定是她知道了春花剛剛去找過蘇三,所以才讓人攔住他的。”

  “素錦姑姑的意思是……”桃紅最先明白過來,她回頭四處看了一眼“春花被人盯梢了?”

  素錦點了點頭,春花后知后覺地拍了一下腦袋“我真是太大意了,一門心思地想著趕緊將酒送出去,竟然都沒有回頭看看有沒有人跟著。”

  “就算你回頭也沒什么用,躲在暗處的人,是防不勝防的!我之前已經提醒過小姐了,可是小姐她太過心慈手軟,總想著出了什么事之后再去追責。”素錦冷了臉,“那個阿碧,這兩天你們兩個輪流盯緊了她,等小姐醒了之后再做打算。”

  看來這個阿碧,在梨苑里怕是留不得了,怕就怕,她再將今晚小姐醉酒的事情報告給韓氏,那韓氏手上便會多了一個小姐不守規矩的把柄……

  “不行!等不及小姐酒醒了,你們兩個去將阿碧帶到你們房里,暫時將她看住,不能讓小姐醉酒的事情傳到倚蘭院里去,那樣會壞了小姐名聲的。”素錦回頭看了一眼蘇傾城緊閉的房門,想了想還是不放心,“走吧,我跟你們一起過去,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知道了素錦姑姑,我們這就去尋她。”桃紅和春花對視了一眼,二人匆匆繞過垂花拱門去了下人們住的那一排耳房里。

  素錦跟著走了兩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轉身進了屋。

  她看了一眼蘇傾城臥房的兩扇后窗,那兩扇窗戶正大開著,深秋的晚風已經有了些涼意,若是不關窗睡覺的話,吹上一整晚,肯定會染上風寒的。

  素錦走到那兩扇窗戶旁邊,取下撐著窗戶的木棍,將窗戶關緊,又環視了一眼房內,將桌上燃著的燈籠又剪了剪燈芯,這才徹底松了一口氣,轉身關緊房門走了出去。

  就在她離開不到半刻鐘的時間,方才剛剛被她關緊的后窗忽然動了動,然后便是輕輕的“吱呀”一聲,一個黑衣人從窗外跳了進來。

  夜幽宸一把扯下臉上的蒙面黑巾,乍一看到房間內以白色色調為主的家具,稍稍吃了一驚。

  緊接著的第二眼,他便看到了床上平躺著的蘇傾城。

  怪不得他今晚去了梨苑后面的練功場里卻沒有見到她,原來她竟然已經睡了。

  只是,這個時辰就已經熟睡,是不是早了些?

  而且,就算是熟睡,他這么個大活人都已經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了,她竟然還不醒?

  若是進來的不是他,而是歹人呢?

  比如說,想要取她性命的人?

  那個去血影閣買她性命的人雖然已經被他除去,可是也難保那幕后的主人不再繼續出手啊!

  一點設防都沒有,這個女人,心真大!

  夜幽宸皺著眉頭瞥過床上蘇傾城的睡顏,忽然眼神一閃。

  床上的女子,臉色是不是過于紅了些?

  他想也沒想地走上前去,伸出右手的手背輕輕碰了碰蘇傾城的額頭,絲毫不覺得如此做有什么不妥。

  事后他回想起來,將這些不由自主的舉動都歸結于自己不能與人觸碰的體質,而他,是太渴望與人接觸了,所以才會做出一些他自己想想都不可思議的舉動來。

  床上的人兒的呼吸聲有些粗,俏臉微紅,小嘴微張,睡得不太安穩,還時不時地吧唧兩下嘴巴,額上的溫度,雖然有些微熱,卻并不像是發熱,倒像是……

  夜幽宸皺了皺眉頭,他輕輕聞了聞屋內的味道,安神香的味道,夾雜著些許果子酒的香味,聞起來似乎有些梨花的味道。

  他的目光在房內粗略掃了一圈,然后將目光定格在桌上那個托盤之上。

  托盤之上放著一壇酒,酒壇的樣子和大小,跟送到相府里的那壇酒一模一樣。

  壇子的旁邊放著一個酒壺,酒壺的右手邊放著一個精致的酒盅。

  夜幽宸看了一眼那壇酒,再看一眼床上的蘇傾城,嘴角微微抽了抽。


重要聲明:小說“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2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