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 27 未婚妻


  她將繡花針瞄準了夜幽城的胳膊和腿,微微瞇起左眼,用左手撥開樹葉,右手灌足了力氣將那兩枚細針朝著夜幽城射了過去。

  “三!二!一!”蘇傾城在心里默數著。

  “一”字落下的一瞬間,只聽“啊”的一聲慘叫,夜幽城從馬上翻了下來,黑衣人一方頓時方寸大亂。

  “真沒用!”蘇傾城看也懶得看地上的夜幽城一眼,她比較關心的,是方才白衣人提到的“未婚妻”這幾個字,難不成自己這個身份,除了是蘇相府上不受待見的棄女之外,還有一個身份便是夜幽城的未婚妻?

  那右邊這夜幽赫的人又是來做什么的?她可不會天真的認為這幫人是來給她討公道的。

  “什么人?出來!”不僅是夜幽城的人,就連右邊夜幽赫的人也變得一個個如臨大敵一般。

  一黑一白兩方在下邊嚷嚷了半天,就在蘇傾城幾乎等得不耐煩之時,夜幽赫的人終于忍不住出手了。

  “既然四皇子殿下認出了小的們,小的們為了保命,也只好對不住四皇子了!”白衣首領說著,帶著自己這邊的五個人沖了上去,瞬間沖散了夜幽城的隊伍,霎時間,場中的馬嘶聲和喊殺聲震耳欲聾。

  蘇傾城瞇著眼睛瞅了瞅,雖說夜幽城的人數多,看起來也很厲害,可是戰斗力卻差了些,半刻鐘的時間不到便傷了一半,而對方夜幽赫的人卻仍舊精神抖擻,看起來似乎還沒有盡全力。

  夜幽城被黑衣人護在中間,指著為首的白衣人說道:“你們究竟是誰?竟然能敵得過兵中精銳!父皇最忌諱的就是私自馴養死士,大哥就不怕東窗事發惹禍上身嗎!”

  “呵呵,死士?”為首的白衣人笑了兩聲,“死士算老幾,如何能跟我們相提并論。”他抬頭看了一眼馬上坐著的夜幽城,眼中殺意一閃而過,他對著身后幾人揮了揮手,冷聲吐出一個字:“殺!”

  話音剛落,只見白衣人幾個利索的起落,黑衣人瞬間便倒下了一大半,一個接一個的栽下馬來,只余下夜幽城和身邊那個姓徐的兩個人,面對著白衣人的步步緊逼,如驚弓之鳥一般驅馬往后撤著。

  失去主人控制的馬被驚起,長嘶一聲向四處分散逃去。

  就在蘇傾城猶豫著是不是要趁火打劫留下一匹馬的時候,場中的局勢卻猛然間扭轉過來。

  蘇傾城從那些馬上收回目光,只來得及聽見一陣利器破空“咻咻”聲,還沒等她回過神來,便聽見幾聲悶哼,那幾名勝券在握的白衣人一個接一個的倒在了地上,只余下了那個為首的人。

  倒下的那些人,他們手上持著的火把照亮了自己臨死之前的模樣——大睜著雙眼,滿臉的不可置信。

  他們胸前心口位置插著一柄紅色的六棱飛鏢,鮮紅的血正緩緩的流淌著,如鮮花般盛開。

  “血色奪命鏢!是血……血影閣!”唯一幸存的白衣人往后退了一大步,臉色蒼白,喃喃的說道。

  “呵呵,眼光不錯嘛!”夜空中忽然響起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隨著聲音的越來越近,一個人從半空中落在了場地中央,紅衣紅袍,頭上戴著紅色的鐵盔,只露出一雙眼睛。

  好俊俏的輕功!

  蘇傾城看了一眼那人落下之后腳邊紋絲不動的樹葉,暗自叫了一聲好,同時也更加小心的隱匿好了身形。

  “血影閣向來不插手朝中之事,閣下這又是為何!”白衣人見來人只有一個,心里的恐懼似乎減輕了一些,聲音也變得洪亮了。

  “呵呵,為何?為的自然是我家閣主的命令。”紅衣人抬起手中的劍指向了那名白衣人:“你說……我是留你一命回去跟你主子送個信呢?還是給你個痛快的呢?”

  白衣人打了一個哆嗦,立即抬起了手里的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

  “呵呵!——”紅衣人笑了兩聲,“看把你嚇的!我家閣主大發慈悲饒你一命,回去告訴你的主子,夜幽城的命,我們血影閣保了!還不快滾!”

  白衣人往后退了一步,見對方并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便恨恨然看了驚魂未定的夜幽城一眼,轉身迅速離去。

  白衣人一走,夜幽城立刻從馬上一個打滾翻身下地,不顧身份形象的匍匐在了地上:“多謝使者救命之恩!”

  紅衣人冷哼了一聲:“你可看清楚了,夜幽赫可是想要取你性命的!回去之后該如何做,就不用本使再教了吧?”

  “知道!知道了!多謝使者大人!”夜幽城慌忙點頭。

  “知道就好!呵呵!”紅衣人笑著,又如來時一樣,一個呼吸的功夫便不見了蹤影。

  夜幽城等到那人走后好一會兒,才冷著臉從地上爬了起來。

  “徐衛!”他冷聲對身后叫道。

  “四爺!”徐衛走上前來攙住了夜幽城的胳膊,蘇傾城在樹上看得清楚,很好,她終于知道自己仇人的名字了!

  “走,去最近的驛館!”夜幽城翻身上了徐衛牽過來的馬,“駕”的一聲朝前走去,徐衛四處看了一眼,也跟著跳上了馬,緊隨其后而去。

  蘇傾城在樹上又待了片刻,直到再三確認四處再無人出現的時候才從樹上爬了下來。

  她落到地面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檢查那些還未來得及跑掉的馬匹,可是在她看到這些馬耳朵上特有的標記的時候,頓時打消了順手牽馬的念頭。

  看來,只好走著回去了。

  蘇傾城一邊懊惱又要忍著饑餓走回去,一邊又后悔方才沒有趁夜幽城離開之前狠狠揍他一頓,若是讓夜幽城回了京,自己要是再想報仇,恐怕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不過好在,這一趟也算不上白跑,至少她知道了自己的另一個身份,還知道了想要她命的人是誰,而且,好像還一不小心知道了原來太子和四皇子之間是不太和睦的。

  至于這個半路上殺出來的看似很厲害的“血影閣”,她就回去問問吳逸飛就是了,反正那小家伙人小鬼大,知道的事情又多,不過,出來這么久,又沒有帶上他,也不知道那小家伙會不會有意見。

  蘇傾城一邊想著心事,一邊往來時的路走去,因為實在是餓得沒有多大力氣了,又不像剛來的時候如此著急,所以她便將步子放得很慢,可是走著走著,她忽然感到了不對勁,因為,她之前拴在樹上的那匹瘦馬,不見了。


重要聲明:小說“冥王絕寵之丑妃傾城”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23彩票app